基甸,新媒体基督徒

卢比奥回应无神论者选民质疑

今天是美国总统大选新罕布尔什州初选日。作为住在美国的人,每届总统大选我都会关心。我是基督徒,所以我比较会关注总统候选人对宗教信仰和政教关系的看法。我也在网上介绍过卡森和希拉里等候选人的宗教信仰背景。

 

我个人认为,总统候选人对宗教信仰的看法,并不应该成为基督徒是否应该投票给他/她的唯一考量。政治人物有可能为了拉选票而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或者为了争取基督徒的选票而“把信仰戴在袖子上”。信仰表述的“神学正确”也未必等于能在实践中做到“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上帝同行”。而且选总统是选世俗国家的领导人,不是选牧师,更不是选“总牧师”(美国也没有“国教”)。除了宗教信仰,基督徒也应该关心候选人的其它执政理念、方针政策、个人品格等,基督徒需要全面考量,谨慎投票。

 

但这并不表示候选人的“信仰告白”不重要,或者都一样。不同候选人的表述还是有基督徒更能认同和更不能认同之间的区别,至少从其表述的字面上的意思来说是这样。昨天我在网上看到一段共和党候选人卢比奥(Marco Rubio)现场回应一位无神论者的质疑的视频,我觉得他讲的,作为基督徒,我相当认同——至少从字面上来说是。(这里暂时不在神学上作深入、细致的辨析。)当然,这不等于我就一定会投他的票,或者希望他能“冻蒜”(当选)。我还需要对他和其他候选人的各个方面有更多的了解。


我把卢比奥的回应翻译出来贴在这里:

 



=============================

 

卢比奥回应无神论者选民质疑(基甸中译)

 

视频与英文链接:http://yellowhammernews.com/faithandculture/watch-rubios-incredible-response-to-an-atheist-who-says-hes-running-to-be-pastor-in-chief/

 

问:我是一名无神论者选民。我代表全美国数以百万计的无神论者和非有神论者。我们是人数增长最快的选民群体。你曾说你将捍卫宗教自由,等等。我的问题是,作为无神论选民,我们希望找到一位能维护我们作为美国人而不只是某一宗教群体成员的权利的总统,你打算要怎样捍卫我们的权利呢?(基甸按:这是针对卢比奥的天主教徒身份以及他常常谈及基督教信仰而问。)我们的社区里有人在讲你是在竞选“总牧师”而不是军队统帅(总统),所以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想的。

 

卢比奥答:

 

嗯。首先,如我在演讲中所说,你有权利相信你愿意相信的。你有权利什么也不信,你肯定可以有那样的权利。顺便说一下,我是基督徒。但我不能强迫你成为基督徒。基督教信仰是一个免费的礼物。我们基督徒相信上帝的救赎是一个免费的礼物,人只能用自己的意志接受。你不能强迫别人。所以你有权利相信你愿意相信的,无论是什么,我恭喜你有你自己的信仰。

 

下面我要分享一下我的信仰,特别是因为我被问到这个问题,因为我的信仰影响我的为人,影响我人生的每一个方面。

 

首先,如果你不相信犹太-基督教传统曾经影响美国,那你就不了解历史。这个国家建立在“我们的权利来自创造我们的造物主(上帝)”的原则之上。如果没有造物主,那你的权利从哪里来?所以,要明白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我们要保护美国人民继续相信这一点的权利。

 

同时我们的国家也将是一个没有人会被强迫违背自己良心的国家。这意味着没有人能强迫你信仰上帝,但也没有人能强迫我停止谈论上帝。我不会强迫你祷告,我不会强迫你去教会,我不会把你没有的信仰强加给你。但也没有人能夺走你我按照自己的信仰所教导的来生活的权利。如果我当总统,就没有人能这样。 


有件事我得讲清楚。不但我是基督徒,我会被自己的信仰影响,而且这个信仰是对我的人生影响最大的因素,没有之一。我永远不会隐瞒这一点。让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幸运的话,我会活到85岁或者90岁——这取决于新的医疗技术会让我的寿命变成多长。但我更关心永恒,我更关心我是否能跟我的创造者(上帝)永远在一起。你不相信这个,但是我相信。那是比其它任何事情我都更愿意热切追求的。

也因为这个缘故我相信我一生最重要的工作是做一个父亲和做一位丈夫的工作,甚至比做总统更重要。因为我能教育、指导我的孩子们有正确的价值观的年日并不多。我们不是只帮助他们在人生中成功,更重要的是要让他们能接受永生的礼物。我相信上帝,我们的创造者,成为一个人(耶稣),来到地上,住在我们中间,像一个人一样受苦——感情上、身体上的受苦,情感的痛苦、伤痛、疾病、病痛、悲伤。然后他死了。他受死是为了除去我们的罪(sins),那是我们无法自己除去的。我们的罪只能被上帝遮盖,无法被人除去。因着这样的缘故,我现在有了这个免费的礼物,能有机会跟我的创造者永远生活在一起。我带着激情相信这一点。它影响我人生的每一个方面。

我非常尊重你愿意站起来提问的勇气,因为我知道在这里跟你有相同观点的人是少数群体。但你有权利这么做。这正是我们的国家之所以伟大的地方。

不过我得说,你不必担心我的信仰对我有影响。实际上,我认为你应该希望我的信仰会影响我。为什么呢?你知道我的信仰教导我什么吗?我的信仰教导我我有义务要照顾不如我幸运的穷人。我的信仰教导我我有义务要爱我的邻舍。我的信仰教导我我有义务要帮助那些饥饿的人,设法让他们有吃的;帮助那些赤身露体的人,设法让他们有穿的。我的信仰教导我要服事那些在监狱里坐牢的人。我的信仰教导我,如果我想事奉耶稣,我必须事奉他人。我想你应该希望这会对我有影响。我知道这是能让我们国家更伟大的(信仰)。

 

 

 


©基甸 | Powered by LOFTER